專業陪伴-讓性侵害受創心靈 不再孤獨無助
享新知
人氣(70)
「#MeToo」反性侵害、反性騷擾運動從美國延燒,席捲歐洲、亞洲,但在臺灣,很少性侵害被害人/倖存者(以下稱被害人)敢站出來發聲,多數被害人不只面臨內、外在壓力,外界一些話語、質疑所造成的二度傷害,更讓她/他們深受委屈,身邊家人、伴侶常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些問題,此時就特別需要專業人員的引導與協助。為了協助這群性侵害倖存者,衛生福利部補助民間團體成立3所「性侵害創傷復原中心」,協助被害人走出生命的幽谷。
 
「過了就過了,不要再想了!」「為什麼事情過了這麼久,妳/你還是放不下?」「時間會治癒一切,別再鑽牛角尖了...」「都已經看過醫師、接受諮商了,妳/你該走出來了吧?」當知道身邊親人、朋友曾遭受性侵害,多數人剛開始會心生不捨,想好好陪伴,可是看到性侵害被害人心情起起伏伏,創傷記憶久久不散,時間一長,就會開始感覺無能為力,有時甚至開始不耐煩、拼命想逃避。

「陪伴者要能理解,遇到性侵害創傷,不是說了就會好,每個人的療癒時間不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與時程,陪伴時,不要過度保護,也不要過度催促,這樣才能幫助性侵害被害人從創傷中走出來。」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蒲公英諮商輔導中心總督導李婉菁說明,每位性侵害被害人對傷害的反應不一樣,經歷也各不相同,復原歷程並不會按特定時間表,陪伴者要有認知,也要尊重當事人自主性,較不會在陪伴過程中屢生挫折、無力感或二度傷害。

現代婦女基金會展心復原中心社工專員陳心怡分析,部份性侵害被害人晚上睡不好、常做惡夢,因為睡眠品質差、精神欠佳,白天情緒就容易暴起暴落,有的人對文字、別人遣詞用語會非常敏感,在外人眼中或許是小事,卻激起很大反應。有時一句話、一個味道,或一個場景,便可能勾起不愉快回憶,被害人的情緒就會開始波動,這過程常經年累月反覆折磨著當事人,外人無法理解,也無法體會這種痛苦。

指責、質疑言語 常造成二度傷害
性侵害加害人不一定都是陌生人,可能是被害人的家人、同學、同事或朋友。桃園市助人專業促進協會-助人性侵害創傷復原中心督導潘含恕表示,不少人面對性侵害被害人,常質疑「妳/你為什麼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妳/你穿著過度暴露?還是妳/你主動挑逗、勾引別人?」而這些言詞都在暗示性侵害是「不良行為」引起,很容易演變成檢討被害人,造成二度傷害。

當施暴者是家庭長輩,或亂倫性侵,情況就更複雜。潘含恕說,當性侵害被害人向父母、其他家人告知遭遇性侵害,對方可能產生「她/他不可能這麼做啦!」的反應,或者不想相信、否認到底,有的人還會加以責罵,質疑「妳/你是不是做了什麼?」面對這樣的反應,性侵害被害人感覺到自己不被接納、理解,就會很難過,也會產生憤怒、委屈情緒,創傷更難復原,甚至可能出現憂鬱症、躁鬱症、藥物濫用、自殘等狀況,也有人不敢出門,無法過正常生活。

性侵害被害人身邊親友 也要做好調適
性侵傷害除了影響當事人,當事人身邊的親人、朋友也會受衝擊。陳心怡指出,有的父母聽到自己的孩子遭受性侵害,很自責無法好好保護孩子,看著孩子受苦,卻很難做甚麼,也有性侵害被害人情緒不穩,媽媽、爸爸全力配合,卻照顧到心力交瘁、疲累不堪。要提醒的是,當事人身邊的「重要他人」要懂得自我照顧,必要時得喘息一下,才不會垮掉,支持、陪伴也才會長久。

李婉菁舉例,有些性侵害被害人可能和閨密吐苦水,一般人初次聽聞,常抱持熱誠,很想幫好朋友排解憂鬱情緒、保守祕密,但心裡若沒有預備,承接時也沒預期這歷程需要耐心,可能也會帶來心理壓力,若當事人又把閨密當成唯一傾訴對象,一做惡夢、睡不著就找閨密傾訴。閨密很可能壓力超過負荷,在不想辜負好朋友信任,又不懂尋求專業支援的情況下,變成看到好朋友來電便有意無意迴避這些電話,並刻意與當事人疏遠,對性侵害被害人反造成打擊。

由上述例子可看出,不只性侵害被害人需要協助,被害人身邊的「重要他人」多半也需要接受專業諮詢,遇到困境,才知道如何面對、如何解決。目前衛生福利部補助建置之「性侵害被害者創傷復原中心」包含「現代婦女基金會-展心復原中心」、「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蒲公英諮商輔導中心」與「桃園市助人專業促進協會-助人性侵害創傷復原中心」 等單位,這些專業團隊除了陪伴被害人療癒、復原,對當事人身邊「重要他人」,也提供陪伴相關心理衛教與諮詢服務,或視個別需要安排或轉介心理諮商服務。

避免自責情緒蔓延 才能重建自信
陳心怡觀察到,不少性侵害被害人會深深自責,以為是自己穿得太漂亮或太過強勢,才招惹他人性侵害,這種自責蔓延下去,甚至會否定自我價值,身邊家人、社會大眾的一些言論,更加重這份自責,導致當事人自信心低落,有些人再也不敢與異性發生親密關係。

面對性侵害被害人沉重的內疚感,專業人員會在其情緒穩定時引領她/他檢視這些深沉想法,拋出「一個人穿得太漂亮,就應該受性侵犯?」「為什麼穿得太漂亮,就應該受性侵犯?」等問題,陪伴被害人一步步找回自我價值,這過程可能很漫長。光要接受「這不是妳/你的錯!」短短一句話,有時就得花上一年以上,當事人當下或許了解受性侵害不是自己的錯,但隔一段時間,自責情緒又會浮現,陪伴就要很有耐心。

陪伴性侵害被害人 3項實用建議
陪伴時,李婉菁提出3項建議:第一,「傾聽、同理」非常重要,要充分地信任與接納,允許當事人說出任何感受與想法,有些人談到這段經歷會有害怕、自我責備甚或是「想殺了自己與加害人的矛盾與憤怒!」等強烈情緒感受,或者感覺全世界都沒有容身之處,身邊環境很不友善,這時最忌諱否定性侵害被害人感受,當她/他們感覺受到否定,便更難真實面對這些創傷經驗。所以陪伴的人對於如何承接、傾聽,也要做好充分準備。第二,不要任意評斷,避免說出「妳/你怎能這樣說!」之類話語。第三就是尊重性侵害被害人的自主性,別對當事人復原過程、時程存有預設立場。

性侵害被害人雖然以女性居多,也有少部份是男性。潘含恕表示,社會普遍認為,「身為男人就要堅強、勇敢,受性侵害就代表這男人太過軟弱。」這讓男性被害人的負面情緒遭受漠視,身心就很容易出狀況,復原之路很艱辛,因此身邊親友不光是在語言,在態度上要更細膩地去接納、耐心傾聽、不評論,男性性侵被害人才可能敞開心房,表達內心真實情緒、想法,這樣才有機會走出傷痛、自我否定牢籠。

潘含恕同時表示,「從社會氛圍可發現,男性遭其他強勢男性性侵害,社會大眾或許會同情,但若遭到女性性侵害,大眾常認為這名男性是『佔便宜、得了便宜還賣乖』,這讓男性性侵害被害人更難對外求助。性侵害的構成,本質上還是要看雙方意願,性行為要兩情相悅,只要有一方遭脅迫、勉強,不願意,就是性侵害,男女都一樣!」

親友、專業人員支持 讓復原之路更穩健
李婉菁強調,「許多人認為,時間可以淡化一切,但心裡的傷口沒有清創、敷藥、治療,要如何復原呢?遭受性侵害後,有些人甚至嚴重到人格狀態也跟著產生巨變,至於如何醫治內心傷口,就得靠性侵害被害人、重要他人、專業人員一起合作!」

因此,若想幫助性侵害受害人修復內心傷口,擁有正常生活與社交能力,家人、親友的支持與陪伴的確重要,而專業人員則可以提供情感的支持,傾聽當事人想法時,也可以引領她/他探索自我價值,逐步找回自信。對於創傷復原過程產生的種種反應、負面情緒,專業人員也能提供專業建議,讓當事人身邊親友有心理準備。必要時,「性侵害被害者創傷復原中心」團隊也會推薦友善身心科醫師、心理諮商師、律師等,讓受害者復原之路走得更穩健,生活也能逐漸恢復常軌。
衛生福利部  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
地址:11558 台北市南港區忠孝東路6段488號
電話:886-2-8590-6666
Copyright © 2018  衛生福利部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