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之父賴明詔專訪
貫徹科學家精神,投入病毒研究之路
繪人文
人氣(51)
放下醫師的光環,埋頭從事分子生物的研究工作,中央研究院(以下簡稱中研院)院士賴明詔無畏世俗評價標準,始終堅持自己想做的、喜歡做的事情,這個態度,為賴明詔贏得了「冠狀病毒之父」的美譽。然而對他來說,稱號美譽如無物,真正重要的,是他貫徹科學家精神所獲得的研究結果,能在全球對抗冠狀病毒疫情之際有所貢獻,這個成就,才是無價。
 
科學家的傻瓜精神
在南加州大學任教期間,有位神經科教授Leslie Weiner發現冠狀病毒會在老鼠身上引起多發性硬化症,在Leslie Weiner的邀約下,賴明詔開始做起冠狀病毒的研究。當時冠狀病毒並不受重視,因為它對人體的影響是傷風感冒,並不會引起嚴重的疾病,因此少有醫學文獻報告。這個看似全新的領域,在賴明詔眼中卻像如獲至寶,「身為科學家,我對新的東西很有興趣。」於是賴明詔以化學方式來研究冠狀病毒的特性與性質,過程中發現許多新的科學現象,都讓他振奮不已,甚至因而放下癌症基因,轉而全心投入冠狀病毒的研究。
在美國南加州大學時,賴明詔以助理教授的身分親自參與實驗。
賴明詔不諱言,放掉一個熱門的研究題目,投入到冷門的議題,是有點傻瓜精神,但他仍神采奕奕地說,「冷門、熱門這種事很難定義,我們科學家就是傻傻地做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然而堅持做自己有興趣的不難,但要讓其他人相信自己做的是對的,是有意義的,就有難度了。以一個不受矚目的病毒研究要取得經費是辛苦的,因此賴明詔與Leslie Weiner以冠狀病毒可能是引發多發性硬化症的原因為由,持續獲得多年研究經費補助,藉此深入冠狀病毒的研究,探索冠狀病毒的奧秘。曾經賴明詔也在大學同學聚會時感到慚愧,因為在執業當醫師的同學們已有成功的事業,而自己卻還在辛苦地從事基礎的研究工作,賴明詔說這是身為科學家必須承受的壓力,因此鼓勵自己必須做得更好,追求盡善盡美的境界。

研究冠狀病毒多年 打下防疫基礎
賴明詔是全球最早投入冠狀病毒研究的科學家之一。在他眼中,它是很有趣的病毒,它以核糖核酸(Ribonucleic Acid,以下簡稱RNA)作為貯存傳遞病毒遺傳訊息的工具,且基因體非常大,一般病毒的基因體由約一萬個鹼基組成,但冠狀病毒有三萬個左右的鹼基,並且能夠維持穩定。因為RNA在合成的過程不準確,越龐大的基因體越容易出現錯誤,這也是冠狀病毒經常出現變異的原因,所以冠狀病毒一定有特殊的機制來穩定基因,然而該機制為何,至今仍未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