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之父賴明詔專訪
貫徹科學家精神,投入病毒研究之路
繪人文
人氣(51)
放下醫師的光環,埋頭從事分子生物的研究工作,中央研究院(以下簡稱中研院)院士賴明詔無畏世俗評價標準,始終堅持自己想做的、喜歡做的事情,這個態度,為賴明詔贏得了「冠狀病毒之父」的美譽。然而對他來說,稱號美譽如無物,真正重要的,是他貫徹科學家精神所獲得的研究結果,能在全球對抗冠狀病毒疫情之際有所貢獻,這個成就,才是無價。
 
堅持自己想做的事
問賴明詔為何對研究工作情有獨鍾,他坦言任教於成功大學化工系的伯父賴再得教授,對他的影響非常大。在過去研究環境不算好的時代,賴再得每年至少發表一篇國際性論文,他憶起伯父每次來家裡總是津津樂道研究工作的有趣,在伯父長期的耳濡目染之下,賴明詔很早就決定要當研究人員,即使高中畢業保送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醫師這個人人稱羨的光環,仍然阻擋不了他想參與研究工作的決心。

賴明詔會走上分子生物研究這條路,與大二那年旁聽暑期研習營有密切關係。1960年代正值分子生物學蓬勃發展,教育部邀請來自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的黃秉乾、黃周汝吉院士夫婦到國立臺灣大學講課,用分子觀點來解釋生命現象,讓賴明詔對生物醫學產生莫大興趣,更確定自己未來要往研究領域邁進。隨後,賴明詔以第一名畢業的成績直接申請至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攻讀分子生物學,正式開啟他的研究之路。也因此賴明詔常說,黃秉乾、黃周汝吉是他分子生物研究之路的啟蒙之師。

對遺傳基因有興趣的賴明詔,選擇投入病毒的研究,主要是因為相較於人類有幾萬個遺傳基因,病毒的構造及基因相對較簡單。當時癌症研究領域有個新興假設,認為有些病毒因為含有致癌基因才會引起癌症,於是賴明詔以研究病毒的明日之星Peter Duesberg為指導教授,利用化學方式來做癌症基因的研究,證明了第一個致癌基因的存在。這個成果不僅讓賴明詔深感興奮,也讓他獲得學界賞識,取得博士學位後直接受聘至南加州大學擔任助理教授,往後任教的三十年間,病毒仍是賴明詔的主要研究對象。
賴明詔(第四排右 1)在大學時的研習課程,讓他確認了志向,取得博士學位後受聘至南加州大學任教,開始與病毒為伍的研究生活。
科學家的傻瓜精神
在南加州大學任教期間,有位神經科教授Leslie Weiner發現冠狀病毒會在老鼠身上引起多發性硬化症,在Leslie Weiner的邀約下,賴明詔開始做起冠狀病毒的研究。當時冠狀病毒並不受重視,因為它對人體的影響是傷風感冒,並不會引起嚴重的疾病,因此少有醫學文獻報告。這個看似全新的領域,在賴明詔眼中卻像如獲至寶,「身為科學家,我對新的東西很有興趣。」於是賴明詔以化學方式來研究冠狀病毒的特性與性質,過程中發現許多新的科學現象,都讓他振奮不已,甚至因而放下癌症基因,轉而全心投入冠狀病毒的研究。
在美國南加州大學時,賴明詔以助理教授的身分親自參與實驗。
賴明詔不諱言,放掉一個熱門的研究題目,投入到冷門的議題,是有點傻瓜精神,但他仍神采奕奕地說,「冷門、熱門這種事很難定義,我們科學家就是傻傻地做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然而堅持做自己有興趣的不難,但要讓其他人相信自己做的是對的,是有意義的,就有難度了。以一個不受矚目的病毒研究要取得經費是辛苦的,因此賴明詔與Leslie Weiner以冠狀病毒可能是引發多發性硬化症的原因為由,持續獲得多年研究經費補助,藉此深入冠狀病毒的研究,探索冠狀病毒的奧秘。曾經賴明詔也在大學同學聚會時感到慚愧,因為在執業當醫師的同學們已有成功的事業,而自己卻還在辛苦地從事基礎的研究工作,賴明詔說這是身為科學家必須承受的壓力,因此鼓勵自己必須做得更好,追求盡善盡美的境界。

研究冠狀病毒多年 打下防疫基礎
賴明詔是全球最早投入冠狀病毒研究的科學家之一。在他眼中,它是很有趣的病毒,它以核糖核酸(Ribonucleic Acid,以下簡稱RNA)作為貯存傳遞病毒遺傳訊息的工具,且基因體非常大,一般病毒的基因體由約一萬個鹼基組成,但冠狀病毒有三萬個左右的鹼基,並且能夠維持穩定。因為RNA在合成的過程不準確,越龐大的基因體越容易出現錯誤,這也是冠狀病毒經常出現變異的原因,所以冠狀病毒一定有特殊的機制來穩定基因,然而該機制為何,至今仍未解。

在2003年爆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以下簡稱SARS)疫情之前,一般都認為冠狀病毒不會對人體引起重大疾病,就連當時在澳洲開會的賴明詔接到美國新聞記者的詢問電話,也不太能相信這個溫和的冠狀病毒竟是引起這場傳染病的主因。突然間,過往冷門的冠狀病毒變得熱門,賴明詔回憶當時回到美國,一早就有三家電視媒體採訪車在辦公室外等著採訪,直說是個新奇的經驗。在研究工作之餘還要面對蜂擁而來的詢問,賴明詔不以為苦,他認為溝通是科學家的責任,要讓大眾知道我們在做些什麼事。面對SARS疫情,賴明詔過往對冠狀病毒研究成果馬上得以應用,他語重心長的說,「科學家做的研究工作是很基礎的,所以很難說在面對疫情時我們貢獻了些什麼,做了什麼重要的事,但若沒有這些深厚的醫學基礎,就無法知道為何致病、如何做篩檢,如何研發疫苗、開發藥物。」賴明詔抱著傻瓜精神投入在自己有興趣的研究議題,也因為對冠狀病毒的透徹了解,為他贏得「冠狀病毒之父」的美譽。

提升臺灣科學界的研究環境
留美從事研究工作多年,優異的學術成就讓當時的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多次拜訪遊說賴明詔返鄉至中研院服務。這個邀請讓賴明詔思考許久,因為答應了,就表示必須放棄過往的成果與充沛的研究資源。但在太太的鼓勵下,賴明詔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決定於2003年7月返台就任中研院副院長,沒想到2003年2月爆發SARS疫情,心情有了極大轉變,那時賴明詔只想趕快回臺灣協助國內面對疫情,於是提前返臺主持國家型計畫,為臺灣的防疫工作提供第一手意見。
賴明詔初中畢業後因興趣開始習琴,除了研究工作,拉琴也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從決定返臺那一刻起,賴明詔也訂下一個新的目標,未來要做的並不只是單純的研究工作,如何提升臺灣科學界的研究環境、研究水準,才是首要目的。擔任中研院副院長期間交出漂亮的行政成績,之後接受成功大學邀請擔任校長,賴明詔更重視學生的人文教育,改善校園的藝文空間、鼓勵學生參與國際交流,拆掉成大的圍牆,讓大學與社區溝通。擅長拉小提琴的賴明詔,也多次在校園舉辦音樂活動,甚至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的演奏處女秀,也在賴明詔的邀約下獻給了成功大學。

面對疫情絕不掉以輕心
賴明詔說他的研究興趣很廣,他喜歡研究新的題目,做大方向、全盤性基礎了解,但對同一個題目的細節研究,就不是太有興趣。也因此賴明詔的研究生涯含括許多病毒,包含早期的致癌病毒、冠狀病毒,到後期的C型及D型肝炎病毒、流感病毒等,其中D型肝炎病毒的研究,賴明詔也是世界上最早投入的科學家之一,由於涉獵廣泛,他對病毒學有很廣博的視野。

2020年全球爆發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簡稱COVID-19),讓沉寂一時的冠狀病毒又成熱門話題。有了SARS經驗,臺灣此次的防疫表現令人讚賞,但即使疫情獲得控制,賴明詔表示病毒不太可能完全消除,因此在了解冠狀病毒致病及傳播方式之後,全民要建立起良好的公共衛生習慣,做到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等,才能達到基本的防護。賴明詔提醒,新病毒未來還可能再出現,面對疫情不能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