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流行病學家陳建仁專訪
全民團結力抗新興傳染病,2,370萬人是防疫無名英雄
繪人文
人氣(59)
學者出身的前副總統陳建仁,長期致力流行病學與公共衛生研究,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以下簡稱SARS)疫情重創臺灣,他臨危受命出任行政院衛生署(以下簡稱衛生署)署長,帶領第一線醫護穩住疫情;今(2020)年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以下簡稱COVID-19)疫情,他退居幕後扮演總顧問角色,將防疫功勞歸功全台2,370萬名臺灣人,強調只要全民團結,未來就有力量面對任何挑戰。
 
把握3個關鍵時刻 臺灣經驗國際共享
COVID-19疫情肆虐全球,臺灣距離中國最近,但疫情並沒有如他國預測爆發,防疫成果有目共睹,近日卻有聲音認為臺灣檢驗量不足,才能維持零確診。「這說法對臺灣是不公平的。」陳建仁說,截至6月底,臺灣確診病例不到500例,卻篩檢了將近8萬人,換言之,平均每一名確診個案,就篩檢170多人,篩檢陽性率0.6 %,可見篩檢數目並不少。有完整的疫調,精準地找出所有密切接觸者進行篩檢,可以使篩檢的效益提到最高。

臺灣防疫之所以能有這樣的成績,在於把握住3個關鍵時刻。首先,臺灣最早提高警覺,早在去(2019)年12月31日就對武漢直航班機進行登機檢疫,今(2020)年1月下旬率先禁止武漢居民入境、守住邊境,減少境外移入病例;第二,因為認知到密切接觸者的居家隔離及檢疫措施的重要性,透過深入且完整的疫調把大多數的可能感染者都隔離起來,藉著14萬人14天隔離的短暫失去自由,換得2,300萬人可以維持正常生活,大家可以繼續工作或上學;第三,第一時間透過媒體宣導養成良好衛生習慣,像是戴口罩、勤洗手、量體溫並維持社交距離,連他就讀幼兒園大班的外孫都會背誦和實行「內、外、夾、弓、大、立、腕」的洗手口訣,顯示衛生教育是防疫成功的最佳保證。

陳建仁表示,他在國際媒體的訪談,英國國會聽證會,以及約翰霍普金斯和史丹佛等大學的論壇,分享臺灣防疫經驗時,臺灣優秀的公民素質都令人讚嘆。在他看來,只要讓民眾了解,所有的接觸者會因為自己的誠實報告旅遊史、接觸史、職業史和群聚史,並作好自主健康管理,而不會被感染,基於「善良的人性」,一定會努力保護被接觸者,進一步保護了自己的家人、親友及同事。只要做好疫調、密切接觸者追蹤和居家檢疫或隔離,防疫工作永遠不嫌晚(Never be too late)。他接受德國、英國、法國、日本等媒體採訪時,也曾分享這些防疫重點,這些國家也逐漸認同完整疫調的重要性,顯示臺灣所分享的有效防疫知識和經驗,也在其他國家落實。
陳建仁(左)接受英國廣播公司世界新聞頻道(BBC World News)的連線訪問,分享臺灣防疫經驗 。
記取SARS教訓 境內境外多管齊下
17年前的SARS疫情重創臺灣,導致臺北市立和平醫院封院,後來,陳建仁出任衛生署署長,帶領醫界穩住疫情;在SARS疫情之時,他驚覺臺灣防疫物資儲備並未常態化、欠缺有疫情調查能力的感染症醫師,疫苗及藥物研發能力也有待提升。當時便著手推動傳染病防治法、衛生署組織法、疾管局組織法的修正,規劃及建立我國防疫醫師團隊,儲備防護衣、口罩、護目鏡等個人保護物資,並且在全臺各區域指定設置負壓隔離病房的傳染病責任醫院,加強院內感染管控。接著在2006年至2008年的H5N1禽流感,以及2009年至2010年的H1N1全球大流感,即便早已不在衛生署署長的位子上,他仍在疫情爆發時,提供許多寶貴的防疫建議,使臺灣防疫能力日益精進。

去(2019)年12月31日,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以下簡稱疾管署)副署長羅一鈞在網路上看到中國武漢出現非典型肺炎病例,第一時間以為SARS又來了。「如果是SARS,一定會人傳人」這是陳建仁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疾管署立即對武漢直航班機進行登機檢疫、強化傳染病責任醫院的院內感控,並派二名專家前往武漢了解疫情,發現當地出現病例的家族群聚,這是人傳人最有力的證明。

不久之後,中國大陸公布COVID-19的病毒序列,雖然和SARS相似度高,卻是全新的病毒,感染者會有哪些症狀、該如何治療以及疾病預後如何等都是未知數。陳建仁說,當時他傳簡訊給昔日抗SARS夥伴、感染症專家張上淳教授,請問他COVID-19是否和SARS一樣不發燒就不感染,卻得到「不發燒的輕症比例相當高」的答案,令他震驚不已。由於SARS感染者不發燒就不具傳染力,因此只要發燒後立即住院隔離就能阻斷感染;反觀COVID-19感染者只有少數出現肺炎等重症症狀,其餘多數是輕症。如果沒有對他們進行隔離或追蹤,而任由這些輕症者繼續在工作場所或社區活動,將會造成更大規模的感染。

2020年1月20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以下簡稱指揮中心)開設,隔天就出現首例個案,1月22日指揮中心立即升為二級開設,由衛生福利部部長陳時中擔任指揮官,疫情逐漸升溫。根據當年SARS防疫經驗和COVID-19的疾病特性,陳建仁參與總統緊急召開的國安高層會議時,特別強調邊境管控、確定病例隔離治療、接觸者追蹤與居家檢疫、防疫物資整備等4大重點。

陳建仁表示,臺灣必須確保來自疫區的旅客都做好居家檢疫,不能進入社區,而且所有確定病例一定要隔離治療,同時強化確診個案的接觸史調查,詳查過去14天曾接觸過誰、到過哪些地方都必須回憶清楚,所有密切接觸者都必須居家隔離並自主健康管理。當時有人開玩笑地問他:「陳副總統,你還記得過去14天跟誰吃過飯嗎?」,他下意識拿起手機開始查詢,眾人才驚覺手機通聯、電子移動足跡等都能作為行蹤紀錄,這也可以幫助疫調的完整。SARS疫情過後,政府雖有儲備醫用口罩,但4,000萬片儲備量只夠全民使用2天,那時全臺每天口罩產量僅180萬片,於是政府立即動員採購裝置新的生產線,催生口罩國家隊,將日產量衝上2,000萬片,時任經濟部長的沈榮津更督促臺灣精密機械業大老闆們,個個挽起袖子,一起投入抗疫作戰。

建立防疫共識 透明、誠實是不二法門
「在自由、民主、開放的國家,透明和誠實是最好的政策。」陳建仁提到,國內出現首例個案後,指揮中心開始每天召開記者會公布最新疫情資訊,透過正確、快速的訊息讓民眾有所警覺,一旦有新增病例一定是「今日事、今日畢」,縱使當天中午的疫情記者會已結束,仍會緊急「加場」。當年SARS疫情期間並沒有智慧型手機,要掌握個人行蹤和接觸者難度很高,發生了居家隔離者溜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出門去接小孩等現象。這次政府將智慧科技做了很好的運用,包括電子圍籬、線上回報每天健康狀況,協助關懷和送餐,確保每位居家隔離者都好好待在家,正因居家隔離及檢疫者都能遵守規定,所有人相信身邊的人都是安全的,也對自己未受感染產生信心。更重要的是,周邊的人必要時都會戴口罩、量體溫、勤洗手,民眾彼此之間產生很大的互信,不致於恐慌。
陳建仁(中)與線上教學平臺合作,開設「全民防疫通識課」,讓民眾瞭解防疫對策並傳播正確防疫知識。
唯有讓民眾充分了解疫情現況與罹病風險、做好公開透明的溝通,人民才會信任政府的防疫措施,並且樂意合作,一旦建立防疫共識,人人就會認同「防疫是我的責任」,像媽祖遶境這麼大規模的宗教活動,都能夠為了公眾利益而延期舉辦,這反映出臺灣人「團結一致,一心一德」的重要公民素養,臺灣防疫能夠成功,就是全臺2,370萬名無名英雄和政府一起努力的成果!

臺灣疫情雖已趨緩,但國際疫情仍然相當嚴峻。陳建仁呼籲,在疫苗、抗病毒藥物尚未上市之前,民眾必須隨時保持警覺,「戒慎!但不須恐懼」,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等良好的衛生習慣必須持續,才能確保病例數不會快速暴增、壓垮醫療體系。希望「國家隊」的精神在臺灣疫情控制後,能夠持續發揮,努力精進快篩、藥物、疫苗的研發。SARS期間政府曾補助設置許多P3實驗室,但事隔17年,很多實驗室都未維持運作,未來應維持醫學中心、研究機構的研究團隊能量,就像疾管署有疫調團隊、醫院有治療團隊,疫苗藥物也要有研發團隊,維持防疫、治療到研發的強大陣容,即便面對未知傳染病,也不會感到恐慌。

亞洲首部《公共衛生師法》過關 推廣公衛概念
立法院近日三讀通過亞洲首部《公共衛生師法》,公衛師在臺灣默默耕耘50年總算被肯定。陳建仁說,聽到這項訊息,他再高興不過,2003年SARS過後開始推動《公共衛生師法》,歷經17年後因COVID-19讓這項法案終於過關。早年他常和學生說,臺灣人很有公共衛生的意識,以前為了撲滅瘧疾在每戶人家噴灑殺蟲劑DDT,連家中最重要的神主牌也都噴了。這突顯出臺灣人早有「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公共衛生精神,真的相當難能可貴!

公衛師是所有醫藥、衛生、社福、長照的主要工作者,只要對公共衛生有興趣並修足學分就能做公衛師,「最好是臺灣2,370萬人都是公衛師」,大家都有公衛觀念,公衛就能做得好,讓臺灣的公共衛生愈來愈蓬勃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