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絲帶特別貢獻獎得主張鈺孜
推動早期親職教育,從源頭開始改變
繪人文
人氣(14)
張鈺孜身上有很多頭銜,她是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兒童神經內科醫師、兒少保護小組總幹事,也是衛福部中區兒少保護區域醫療整合中心計畫主持人,更是第七屆紫絲帶特別貢獻獎得主。問她如何走上兒少保護這條路,她笑著說,一切都是天意。
 
自然而然地投入兒少保護工作
談起投入兒少保護工作的契機,張鈺孜說這是一個自然而然的結果。因為是專攻兒童神經內科的小兒科醫師,很多腦傷孩童來到醫院,理所當然轉到她手上診治,而孩童腦傷的原因,其中一項就是暴力對待所致。張鈺孜說,為了在醫療照護階段就及早介入並連結兒少保護醫療服務資源,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在2015年成立了兒少保護小組,但當時並沒有關注這方面訊息的她,甚至不知道醫院有這類型服務。直到被在急診專科的學弟以「反正這類型的患者也是你在照顧,還不如來參加這個小組」的理由說服,張鈺孜從此便一腳踏入兒少保護領域的工作。

投入兒少保護工作,張鈺孜認為最大的改變就是觸角向外延伸了。過去擔任醫師的角色,只需看病、治病,追蹤病症的發展,就算在門診遇到遭受暴力對待的個案,也僅止於診治、通報的階段。進入兒少保護小組之後,必須了解的面向也往外推展,包含追蹤個案處置的後續狀況,推動醫事人員的兒少保護專業訓練,以及許多跨網絡合作的機制也都有接觸。

透過溝通 找尋不同領域的平衡點
個案及家庭的處遇服務無法由一個人或一個單位滿足,必須社政、警政、衛政、教育、司法各網絡之間緊密結合,才能提供整合性的服務,因此張鈺孜表示,「溝通」是兒少保護能否成功跨領域合作的關鍵。因為專業領域不同,想法與做法也不同,唯有瞭解彼此的觀點,才能取得最佳合作方式。
透過舉辦傷勢辨識工作坊,學習傷妝技術,讓學員觀察傷勢變化達到傷勢辨識目的。
舉例而言,兒少受虐類型可分為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虐待與疏忽對待,但從2016年開始,兒少保護受虐類型多了一項「不當管教」的類別。張鈺孜說明,不當管教沒有明確的界限和定義,卻在2018年的統計中佔了受虐類型的四成,顯示許多兒童的身體創傷在社工評估下可能會被歸類在不當管教,然而,身體虐待的定義指兒少照顧者本人,或准許他人施加任意行為於兒少,或應注意而未注意,導致兒少身體受傷甚至死亡,在這個定義下我們說「家暴零容忍」,即任何形式造成孩童身體創傷的結果都不應該存在,不能用管教來掩蓋住原本存在的議題,而可能錯失了早期介入的時機。張鈺孜說,因為在不同的網絡間彼此看法會有很大的不同,這個議題造成開案或不開案的不同結果,在個案追蹤時經常需要提出來與網絡間討論。其他跨專業領域也是如此,張鈺孜也經常需要和檢調面對面溝通,解釋醫學證據上個案受傷的機制可能為何,哪些需要檢調協助,共同為孩子伸張正義而努力。
為了使受虐兒及早獲得適當協助,張鈺孜一腳踏入了兒少保護領域。
2014年衛福部開始推動兒少保護醫療服務示範中心,整合醫院內醫療團隊,協助兒虐個案驗傷診療,提升區域內相關醫事人員的兒虐辨識與防治知能。2015年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在臺中市政府的支持下,成立臺中市唯一的兒少保護驗傷整合醫療示範中心,並於2018年獲選為衛福部中區兒少保護區域醫療整合中心,而張鈺孜再一次自然而然地成為計畫主持人,將服務範圍擴及到台中、彰化及南投,帶動區域內醫療院所的兒少保護醫療專業知能及敏感度,不僅強化疑似兒虐個案的辨識與通報,推廣兒少驗傷流程的建立,也辦理全國教育訓練及個案研討會,進入社區及校園宣導兒少保護議題的重要性。

推動早期親職教育、親職協談服務 減少兒虐發生
根據衛福部兒少保護通報案件數據顯示,2019年全台有超過7萬件兒虐通報案,創歷年新高。兒虐案件越來越多一定有原因,除了經濟、教育與家庭等因素影響,當民眾對兒少虐待瞭解程度越高,越容易意識到兒虐狀況,通報案件也會因此提高。但張鈺孜認為,兒虐通報居高不下,是因為過去所做的都是「補破網」,發現哪裡有問題,就把問題提出來討論改進,然而不管是制度面或流程上的問題,都是已經發生的既定事實,我們所努力的,只是在早點發現問題、早點處理的層面。

張鈺孜說「難道,我們不能走在更前面一點,讓事情沒有發生的機會嗎?」她認為要做到這一點,早期親職教育的介入是關鍵。沒有人天生懂得怎麼當父母,絕大多數都是有了孩子之後,才開始學習如何扮演好父母的角色。張鈺孜表示,早期親職教育的目的,就是從源頭開始預防兒虐的發生,教導父母如何與孩子應對,分析孩子的特質,引導父母針對孩子的狀況進行互動,讓父母瞭解如何處理孩子的各種問題,藉由親職協談過程學習,讓彼此可以有更好的對待;若從一開始就有良好互動模式,未來就不用擔心會進到兒虐系統裡。在擔任中區兒少保護區域醫療整合中心計畫主持人後,張鈺孜積極推動早期親職教育,因為只有當大家有共識,覺得這件事是重要的且必須執行的,預防兒虐的效果才能顯現出來。
張鈺孜用心傾聽孩子們的聲音,透過對談引導個案說出心底的煩惱。
目前兒少保護中心結合醫師、社工師、臨床心理師、衛教師以及表達性藝術治療師和諮商心理師等,提供有需求的父母及孩童相關衛教諮詢、親職協談,除了提升家長親職知能,也引導家長學習親子互動技巧,進而降低親職壓力,不僅從醫療層面,也從心理層面改善兒虐問題的嚴重性。

創造機會 才有機會改變
推廣兒少保護議題五年下來,張鈺孜體認到,只有越來越多人知道兒少保護的重要,越多人願意參與共同執行,能量才能更廣。於是她積極創造機會,例如建議在「優化兒童醫療照護計畫」納入兒少保護業務時,其中「幼兒專責醫師制度」中能否要求醫師接受至少四個小時的兒少保護教育訓練,藉由教育訓練的機會將兒少保護概念傳遞至基層醫療,透過實質的接觸和溝通,未來才有機會建構出一個合作模式,進而做出改變讓兒少保護的種子往下延伸。

張鈺孜關注的,還有青少年自殺防治的議題。對這些孩子來說,改變自殺的念頭,或許只需要一個機會,只要有機會坐下來談,就有機會改變。她提起門診中一位小學三年級生的個案,這個小男生覺得自己做什麼都輸人,認為所有人都嫌棄他,來到門診就是不斷哭泣。張鈺孜教導個案兩件事:第一,每件事都有不同的面向,換個角度看事情;第二,發揮正面思考的力量。她交付個案的回家功課,是每天寫下讓他開心的一件事,透過每次回診對談,張鈺孜不斷讓個案進行轉換角度、正面思考的練習,孩子有了正向的體驗,才會有希望持續下去。一年過去,某天聽到個案對她說,「這件事,讓我來教你怎麼正面思考」,她知道個案已經改變,當他已經學會如何轉換負面情緒的方法時,也不用再為他擔心了。
紫絲帶獎項的肯定 相信自己走在正確道路上
2020年第七屆「紫絲帶特別貢獻獎」頒給了張鈺孜,問她獲得象徵臺灣保護服務工作最高榮譽的獎項,對她投入兒少保護工作有何意義?張鈺孜直爽回答,沒有意義。抱著平常心,張鈺孜做著自己應該要做的事,在這個初衷下,不管得不得獎,對她未來要做的事都沒有影響。但對張鈺孜來說,獲得紫絲帶獎是一種肯定,肯定團隊做的事是在正確的道路上。她笑著說,2021年的教育訓練課程早在得獎前就規劃好了,她要納入更多外界資源,要擴大辦理教育訓練,舉辦工作坊,讓實務經驗有更多機會可以分享討論,讓更多人有機會去做,才是實質能改變未來的動力。
在2020 年,張鈺孜(中)成為第七屆紫絲帶特別貢獻獎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