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外科學會候任理事長關皚麗
跨過性別高牆,揚名國際外科
繪人文
人氣(24)
國內首名女神經外科醫師、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神經醫學中心主任關皚麗教授,曾榮獲第五屆國際醫療典範個人獎、目前更是國際外科學會(International College of Surgeons,簡稱ICS)候任理事長。她秉持熱愛神經外科醫學的初衷,積極投入國際人道醫療領域,從2015開始以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簡稱NGO)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orld Health Assembly,簡稱WHA),並在2020及2021年利用視訊會議與國人分享WHA大會實況與討論的議題。
 
白色巨塔女性身分遇挑戰 堅定信念築夢踏實
關皚麗為國內首名女神經外科醫師,也是目前唯一的女神經外科教授,回憶40多年前的求學路、為何走上神經外科之路,靠的就是她驚人的毅力。關皚麗說,一開始就對外科很有興趣,但外科領域的專科種類很多,雖然打定主意要走外科,不是一開始就要走神經外科,而是在見習、實習期間慢慢對神經外科感到興趣。

她笑說,「當時老師們覺得我一個女性,未來走沒有急診刀的肝膽外科、或是幕後英雄的麻醉科,會比較適合,但在實習那一年在神經外科照顧病人的時候,遇到了挑戰性的病人,同時也見識到臺灣外科醫師的技術,及永遠的恩師洪純隆教授的影響」,因此下定決心要走上神經外科之路。

關皚麗為印尼華僑,再加上過去指導醫師與醫學生的關係就像是站在山腳下向上仰望,所以她每一步都走得戰戰兢兢。她說,高雄醫學院當時不是醫學中心,所以她整整完成了8年的訓練才能參加神經外科專科醫師考試。
回顧這一路,關皚麗笑著說當年真的很辛苦,但每次覺得很煎熬的時候,都會對自己說「這是你自己喜歡的東西,是要做一輩子的」,想著想著就沒有那麼辛苦了,這也讓她一步一步走到現在,還是不後悔。
關皚麗(右下)積極參與國外醫療救援。
不必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 轉念讓她走更穩
身為全臺首位女神經外科醫師,關皚麗坦言,同儕中只有自己一個女性,在住院醫師時期差一點想退出,因為在排值班時常會拿到鐵人班表,沒有自己的醫師宿舍,值班時跟男性同間,沒有專屬女醫師的值班室,非常不方便,不符合基本需求。後來她也轉念,碰到挫折總是認為「不必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也不要因此放棄自己喜歡的事物」。

在轉念後,她靠著積極的態度、驚人的耐力,在當時整群的男性醫師中脫穎而出,也獲得很多護理師的好感,讓她在這段時期交到不少好朋友。她說,就是要靠著自己的實力一步一步往前、拒絕享有特權,才有資格大聲說話。

推廣全英語教學 激發外交官性格
關皚麗以NGO身分參加WHA,目前為ICS候任理事長。回顧走向國際的起點,她表示,當年完成國外醫療救援歸國後,一直跟國際的夥伴們維持很好的關係,而她回到高雄醫學大學也接下醫學院教學組組長一職。個性喜歡提前多想一步的她說,「教學組長要做很多醫學跟課程的結合,高醫有醫學系與後醫系,我那時候就想推動英語教學,而且這樣可以吸引更多外籍人才加入後醫系」。

這項全英語教學的計畫雖然沒有延續,關皚麗放下教學任務時,偶然被國策顧問賴春生教授稱讚「妳很適合當外交官」,這也讓她把精神放在國際醫療部分的原因之一。臺灣過去做了很多國際醫療援助,她說,當她投入的前幾年,臺灣在ICS被打壓並在2009年被退籍。
深知英文的重要性,關皚麗(中排左四)在高雄醫學大學擔任教學工作時,曾推動全英語教學。
靠毅力與誠意 成功爭取復籍
關皚麗表示,臺灣國際外科學會過去都是已故國策顧問、衛生署長、外科名醫施純仁在協助整個會務運作,同為神經外科,施純仁也對關皚麗特別親切,時不時勉勵她「這不是簡單的事,一定要想辦法爭取回來」,就算不能用臺灣二字,也可以用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但最終目標就是要爭取回復會籍。

「當時我不是核心人物啊,所以一直想盡辦法爭取說明的機會。」關皚麗發揮了驚人的毅力,第一步就是希望在ICS理監事開會時,說服委員能讓她進去現場報告。她笑說,「想要爭取回來,也要好好說清楚爭回來之後要怎麼做」,抱著忐忑的心情去報告,盡力爭取,最終讓臺灣再次回到ICS。

重回國際舞臺 還要拚一席之地
即便回到ICS,關皚麗仍不敢掉以輕心。她擔心未來可能會「歷史重演」,用同樣的方式讓臺灣失去資格,所以取得資格後的這段時間她非常努力,包括開始從學會身份向外交部申請,在ICS總部的芝加哥博物館中,利用獨立區域展出臺灣外科篳路藍縷歷史,讓世界各國參訪博物館民眾,對臺灣外科發展與參與世界各地的人道醫療服務精神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在外交部與許多醫療先進的支持下,臺灣國際外科學會於2013年在芝加哥博物館的臺灣館正式開幕。
關皚麗(中間拿布條者)結識不少國際夥伴,展現外交官性格。
如同求學過程中經驗的累積,關皚麗說,在第二年的時候選上了副理事長,接下來每一年開始更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包括爭取各項國際活動在臺灣舉辦,讓各國的醫師、醫學界權威來看看臺灣的表現,兩年之後,關皚麗也進入了ICS的核心圈,更在2018年當選候任理事長,這也是繼已故臺大教授李俊仁之後,10多年來第2位當選ICS理事長的臺灣外科醫師,而且還是第一位女性理事長。

醫療外交的變與不變
臺灣在國際上容易因政治立場遭打壓,關皚麗談起這一路以來的顛簸,政治雖然真的是最大的挑戰,但她認為關鍵在「不要用政治的眼光、也不要用政治的角度介入」是一貫堅持的態度。她解釋,既然知道政治是個敏感議題,也不要太故意用政治的眼光來看待臺灣在國際上的事務,在處事的時候,也不要用政治的角度插入,「政治化我們一定吃虧」,她這樣的態度也獲得外交部的認同與支持,這十幾年在國際醫療舞臺耕耘出一片沃田。

最後一天驚險獲得許可 以NGO身份參與WHA
臺灣近十年在國際外科舞臺表現亮眼,關皚麗更爭取到2020年以NGO身份參與WHA。回憶去年與會的情況,關皚麗說,受到COVID-19影響,WHA改為視訊進行,她在進行登錄,也不斷詢問是否可以公開讓臺灣會員們大家一起參與WHA的會議,一直到會議的前一天才拿到許可。
關皚麗(前排中間)積極爭取,臺灣國際外科學會終於回到ICS。
關皚麗指出,既然改為視訊的形式,她便提出申請讓臺灣國際外科學會的會員們也能一同參與視訊,並且把場地放在高醫。拿到許可之後,臺灣國際外科學會理事長郭功楷與主要核心成員,高醫大附院院長侯明鋒率外科與感染科團隊、以及高雄市醫師公會理事長賴聰宏等人一同出席視訊會議。

今(2021)年雖然同樣以視訊舉辦,關皚麗解釋,受限於當時國內COVID-19疫情相關管制措施與限制,因此以輪流的方式進行視訊會議,以符合指揮中心的防疫規定。

推動國際醫師來臺實習 讓臺灣獲得更多認同
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而延宕,關皚麗明(2022)年會正式擔任ICS理事長,希望透過理事長的這位置,能吸引更多國際上的外科醫師來臺灣受訓。她解釋,這些跨國訓練在國際上是很常見的,如果臺灣願意開設國際醫師的訓練課程,「來臺灣訓練過的醫師就會對臺灣產生認同感,他們將是我們臺灣的一份子,也是我們的種子」。
關皚麗說,目前在臺灣的國際醫師受訓都不是正式的實習、而是見習,想要推動國際醫師來臺實習這件事情計劃很久了,但COVID-19疫情打亂了計畫、有點遺憾,希望疫情能快點過去,未來4年還可以繼續努力,培養出更多對臺灣有更多認同感的國際醫師。

推動國際醫師來臺實習需由衛福部放寬外國醫師相關規定,讓來臺灣學習的國際醫師真正能在老師指導下進行訓練手術技術,外科技術一定要一起操作才能學習成功。這部分已討論多年,希望能盡快落實,國際外科醫生才能順利來臺完成訓練,回到他們國家展現所學才能為臺灣發聲,放光芒。
因COVID-19,WHA改為視訊進行,關皚麗(前排左三)也爭取臺灣國際外科學會的會員們一同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