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無聲、展現自我
牛暄文主播用手語落實平權、溝通無障礙
文字撰寫/洪維珣
受訪對象/公共電視手語新聞主播 牛暄文
繪人文
人氣(21)
臺灣手語在2018年正式納入《國家語言發展法》,中華民國聾人協會常務理事、公共電視手語新聞主播牛暄文功不可沒,他從小在臺灣的聽人社會成長、赴美求學時的體驗,讓他把「平權」的觀念帶回臺灣,激發更多聽障者參與公眾議題,期待在臺灣逐步落實真正的平權。
 
牛暄文小時候因一次生病,被家人發現他突然對聲音沒有反應,到處求醫後,確定雙耳重度聽力損傷。他說,當時母親很積極希望他能擁有口說能力,保有與一般人溝通的機會,因此幫他報名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的國科會研究計畫,讓聽損的小孩在學齡前接受訓練,增進口說能力。

求學遇考驗 高中初嚐平等對待
求學階段是考驗的開始,牛暄文說,上學都要隨身攜帶又重、又昂貴的輔聽器,而且只要考試遇到「聽寫」,那一大題就是空白,雖然老師一直對他很包容、直接送分給他,但國中卻遇上一件令他難忘的事情。

牛暄文回憶,國中某次考數學測驗時,老師發現題目有錯,竟用廣播提醒大家修改題目,「我當然不知道有修改,但老師認為有通知了,所以不能把分數送我,當時我真的覺得很不公平」。

進到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簡稱師大附中)之後,牛暄文發現,高中老師用更開放的態度來面對他,例如過去在音樂課時,他總是去資源班上課,但高中的音樂老師卻說「我不會要求你要表演唱歌,但我會希望你能學著去欣賞音樂」,開始引導他以交報告的方式完成音樂課,讓他對音樂有了新的體驗。

大學生活精彩 動念赴美學英文
在師大附中的經歷點燃了他的冒險精神,牛暄文就讀國立政治大學時,積極參加系上的棒球社團、系學會,也談了戀愛,結交到一群好朋友,豐富的大學生活與一般人無異,甚至在畢業後,主動赴美學習英文,希望能融入當地環境來學習英文。

牛暄文表示,申請到美國高立德大學後,相當期待開始學英文口說,但一到語言學校卻發現「學校好安靜、每個人都在比手語,沒有人在用口語方式溝通」。他說,當時內心是相當震驚,因為從小的觀念是「像我這樣的聽損的人,學口語是理所當然」,看到別人用手語對話,反而會有一種「不想跟你一樣」的想法,但學費都繳了,只好硬著頭皮嘗試研讀一個學期。
牛暄文(右一)沒有因為聽損而封閉自己,積極交友、參與各種活動。
苦學手語 從頭開始學溝通
為融入環境,牛暄文還特別去買了美國手語書,從基礎開始學習,後來認識一名日本同學,因為文化相近、對方看得懂漢字,兩人迅速熱絡起來,在他的協助下,牛暄文僅花了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就學會了美國手語(American Sign Language,簡稱ASL)。

牛暄文表示,在美國會手語的人很多,溝通起來很順利,甚至有聽人會因為手語很有趣而學習,他開始透過手語慢慢真正的去理解周遭的生活、去認識這個世界。他說,在美國的這段時間也開始回想,以前在學校是真的懂老師教的東西嗎?朋友們在聊天時,我是真的理解嗎?

他說,在美國的課堂上,當同學們用手語你一言、我一句的討論時,他開始掌握到溝通的節奏,「原來不是被動的接收之後,不懂的再去查,而是真的在團體討論、有問題可以馬上提問」,完全開啟了新的視野。
回臺之後,牛暄文(左一)倡議平權,讓聾人也「聽」得到各種藝文活動。
彌補人生經驗 體驗美國無障礙環境
在美國求學的這段期間,牛暄文積極參與各項活動,不論是參加辯論,或是與師長同學互動,不僅「補回」缺乏的人生經驗,也對聾人文化更有認同感。他表示,在美國會發現不需要因為聽損而自卑,每一個人都很有自信地在表達自己,甚至在美國與一般人交談的時候,聽人也會很努力地溝通,無論是比手畫腳、或是筆談,就像臺灣人遇到外國人問路時一樣友善。

同時,他感受到在美國的「無障礙」,例如在銀行開戶時,客服利用視訊翻譯電話(VRS),也就是把口語轉成文字來與聾人溝通、完成開卡,「這是臺灣現在還無法完全做到的」。讓他很好奇,為什麼美國用的這些無障礙輔助設備大多都是臺灣製造,但臺灣卻無法做到這樣的服務呢?

回臺難適應 靠棒球找回自我
結束美國的求學,牛暄文回到臺灣反而感到很不適應。他說,「因為我又回到了一個屬於聽人的世界」,甚至跟友人聚會時,突然發現自己「聽不懂」聊天內容,「當我已經習慣在美國可以用手語自由表達時,反而不能再忍受像過去那種一知半解的日子」。這也導致他在回到臺灣後前幾年並不開心,直到他接觸到聾人棒球隊。

牛暄文非常喜愛棒球運動,他解釋,棒球相當看重團隊合作,大家一起訓練、比賽,一起分享輸贏心情,而且球隊裡的每一個人都很重要。他說,一開始打棒球時,因為沒有人想要當捕手,他就順勢開始擔任這位置、練習捕手技術,也逐漸練出興趣。

後來牛暄文甚至組成一支聾人棒球隊,找了前兄弟象選手張民諺當教練。他說,張民諺與其他教練不同,不會對他們抱以同情的眼光,甚至告訴他們「聾人與一般人打棒球其實沒有差異,為什麼要看低自己?」讓他們接受一樣對等的訓練,鼓勵他們發揮自己特長,在比賽中展現能力。
牛暄文(右四)熱愛棒球運動,遇上前職棒球員張民諺(左五)之後,深獲鼓勵。
接觸手語新聞 投身聾人協會
除了心境調適,牛暄文回臺後遇到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找工作。他說,臺灣對聾人的刻板印象就是去工廠工作,因為一般人認為聾人聽不到、不怕噪音,但他也反問「這樣是正確的嗎?那盲人只能做按摩工作嗎?」,於是他抱著不確定的心情,數度轉換工作,直到進入公視手語新聞當主播,才真正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

透過新聞的採訪工作,牛暄文也開始接觸到其他聾人,因緣際會下加入中華民國聾人協會。在2013年被選為理事長時,他坦言當時「相當緊張」,特別是前輩們教他與政府溝通時要「先拍桌罵人」,但在幾次與政府單位開會溝通後,他發現不需要破口大罵,因為這些公部門的態度很客氣且願意聆聽,「身為理事長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事情解釋清楚」,讓政府理解聾人真正的需求。

牛暄文舉例,近年政府重要的直播、政令宣導影片都會開始搭配手語,而且從原本電視畫面的小角落,逐漸放大、越來越清楚。他解釋,這有助於讓外界注意到手語、進而重視手語,把手語當作是一種語言,也希望能慢慢反轉一般人的觀念,接受手語也是一種溝通方式。

臺灣手語正名定分 納入國家語言
近年來讓牛暄文印象深刻的是,文化部在修《國家語言發展法》時,他感到相當興奮,因為這是一個能替聾人發聲,讓政府正視、尊重手語也是一種語言的機會,而且當越來越多人知道手語、熟悉手語,環境也會越來越友善,因此在多場公聽會上積極爭取,當時文化部長鄭麗君也相當認同這觀念。

最終,文化部在2018年將臺灣手語正式納入《國家語言發展法》,也就是未來國家語言除了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族語,也會納入臺灣手語、閩東語,這些語言未來都會被列入學校的正式課程,替聾人爭取平權邁進一大步。
在牛暄文(右)與夥伴的努力下,臺灣手語變成正式的國家語言之一。
手語不是聾人專屬 盼反轉觀念、實現平權
去(2020) 年因應COVID-19 疫情,指揮中心在記者會安排手語翻譯員,他們生動的翻譯也一度成為焦點。牛暄文發現,外界竟出現過度「偶像化」手語翻譯員的現象。

牛暄文說,他很尊敬手語翻譯員的工作,但不應該過度吹捧,期待外界能理解手語也是一種語言,就像是閩南語、客家語一樣,手語不只是專屬於聾人,而是任何一個有興趣的人都可以學習,期待外界能逐步調整觀念,消彌對手語的刻板印象,讓手語更普及、環境更友善,逐步實現真正的平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