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自由的陽光撒下
臉部平權代言人郭采瑀點亮不平凡的人生光芒
文字撰寫|賴品瑀 刊頭照片攝影師|陳楚睿
受訪對象|台智擎股份有限公司設計師 郭采瑀
繪人文
人氣(18)
「臺灣臉部平權日」選在每年5月17日,取「0517(你我一起)」諧音,提醒每張臉都該一起得到平等對待。服務顏面損傷及燒燙傷者的陽光基金會,十多年前展開推動臉部平權(Face Equality),與英國Changing Faces基金會彼此合作,並於2018年11月國際臉部平權聯盟(Face Equality International)成立時,成為第一個加入的亞洲組織,期盼和世界各地的顏面損傷服務組織攜手,共同於國際推動「臉部平權」。
 
「臉部平權」倡議行動代言人郭采瑀勇敢分享自己曾遭遇的痛苦,她呼籲大眾接受、尊重彼此差異,不歧視、但也不必過度保護,更鼓勵傷友找出自己的主體性。不需要過於努力證明自己,也能自在處世,這才是平等的精髓所在。

回首20年前,因家中精油使用意外,郭采瑀顏面與四肢遭受灼傷,除臉上有明顯疤痕,喉嚨的受損也影響說話表達的功能,甚至因沾黏而幾度危及生命,必須持續動手術,至今已40多次。

「臺灣人實在太重視硬體思維了,大家總愛聳動地說帥哥美女慘遭毀容。」郭采瑀感嘆成長過程裡承受過外界的眼光,要社會打從心底接受「不一樣也沒關係」的觀念還是很不容易。直到藝人Selina在2010年拍戲時發生燒燙傷意外,大眾的不捨與本人的勇於分享,才更有力的提醒臺灣社會如何給予顏面損傷者有禮貌的對待。

「三不三要」相處守則 共存尊重友善社會
陽光基金會提出「三不三要」守則,提醒社會大眾與顏面損傷者相處的原則,「不要盯著看」、「不要問敏感問題」、「不要給建議」,以及「要有平常心」、「要有同理心」、「要有愛心與耐心」。郭采瑀直言「其實這也就是禮貌吧?」是每個人都應該如此相處,不需要有什麼不一樣,核心價值就是不要將顏面損傷者朋友當做是「特別的」。

「其實就跟性騷擾的感覺類似,對方盯著你打量、他的眼光上下不停掃射著,你一定會有很不舒服的感覺。」郭采瑀建議大家自己回想這種感受,那樣的視線彷彿把對方當成物品般審視著,顯然跟正常對話之間,互相看著對方的臉交流表情是完全不同的情境。

她更提醒,如果和顏面損傷者彼此還不熟悉,請不要貿然問對方是怎麼受傷的、也不用一股腦提供秘方。「燒燙傷者沒有一個是天生的」,郭采瑀說,什麼時候受傷、現在身心的狀態如何,外人實在無法得知,你永遠不知道你的隨口提問,是否會將他帶回受傷時的痛苦之中;對於傷痕,他們是全天下最希望自己能復原的人,早就疲於尋求治療、也做了無數嘗試。因此,應該等較為熟悉後,先確定對方願不願意講或想不想聽再說。

迎戰外貌焦慮 先問喜歡自己嗎?
「顏值」兩字透露現代人的「外貌焦慮」,並非只有顏面損傷者會為此憂慮,不少人也曾與郭采瑀討論對自身面容、身材帶來的大小煩惱。她認為,人們在社群網路上觀看彼此,互相羨慕「別人看起來很好」。
然而外貌只是表面議題,深層的問題終究是「你喜歡自己嗎?」,郭采瑀說,追求美麗或是「自己想要的樣子」是人之常情,她自身也會趁著每次手術,順便做一些美容的手術,也會依靠化妝改善自己的顏面損傷。

郭采瑀並不諱言仍會希望自己能更漂亮,但最重要的是盡己所能之後,應該是「我喜歡努力的自己」,如果只是盲目跟隨主流、追逐推陳出新的流行美感,就很難真正喜歡自己,「我希望大家能更有靈魂一點。」
郭采瑀大方分享自身生命經驗。
倡議「履歷不貼照」 盼以專業競爭、平等就業
「我只希望讓我的專業能說話!」陽光基金會曾在2015年推動「履歷不貼照」的倡議行動,郭采瑀更親自上陣拍短片,以堅定溫柔的眼神與不卑不亢的姿態,訴求一切平等競爭。這個訴求獲得公部門率先響應,部分需要專業能力的職缺免附照片,回歸「用人唯才」的本質。

這個行動的出發點源自郭采瑀自身經驗,大學時學習服裝設計,卻兩度在應徵服飾相關的打工時碰壁,一次是東區的小店,明明書面資料合格,也找她去面試了,店家卻在看到她本人後尷尬迴避,隨意用「已經找到人了」的藉口打發;另一次也是雙方相談甚歡,劇情卻直轉急下,最後請她去做倉儲管理的後端職務。

為何不以專業能力來一較長短,而是拿照片來決定求職者的命運呢?難道大家在準備求職之前,得先拼命拍張好看照片,甚至費心修圖嗎?如此社會風氣,不僅顏面損傷者得不到公平競爭的機會,那些臉上有胎記、有痣、甚至樣貌中性的人們,都因此被莫名限制了更多可能,這是郭采瑀決定挺身而出的原因。

盡力體驗痛與樂 用創作點亮不平凡人生光芒
「我的生命不容易啊!一定是要我體驗什麼吧?」現在的郭采瑀生命充滿了快樂與精彩,而走出悲傷的過程,她是靠音樂與創作,重新找回與世界的聯繫。

五月天的歌曲陪伴郭采瑀從悲傷封閉中走出,就像光線點滴照入幽閉山洞。曾經她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慘的,擁有過不如歸去的念頭,那時生命只有黑暗,哪聽得進什麼立志的聲音。然而歌曲反覆哼唱,快樂與正面力量逐漸滲入心土,她感受到自己的悲傷被撫慰,愉快的佔比逐步增加,因此她體悟到「生命必須有裂縫,陽光才能照進來」。

如果你即將失明,最後一眼你希望看到什麼?郭采瑀大學時代服裝設計的作品「失明前我想記得」,以金銀黑色的直線條閃著光芒,表達她數次在手術後甦醒時,光亮慢慢進入眼簾,那充滿希望的美好記憶。研究所時的裝置藝術作品「超連結」,也同樣與光線有關,當觀者靠近作品時,作品以光點互動與回應,傳達著人與人要互相理解,必須先試著讓心靠近彼此。

現在的郭采瑀是「雅婷逐字稿」APP團隊的一員,這個APP不只能幫大眾省去聽打逐字稿的麻煩,更協助聽覺損傷及聽覺障礙人士便於即時溝通交流。對她而言,這也是一個能夠幫助人的創作,就如同她過去試著向世界傳遞自己的聲音,為觀者帶來啟發與鼓勵。

命運給予郭采瑀難以癒合的裂縫,然而她捧起心中陽光,將溫暖傳遞出去,期盼人人享受無限可能的人生。
郭采瑀提供大學服裝設計作品「失明前我想記得」概念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