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域資源支持
別讓目睹家暴兒少成為隱形受害者
文字撰寫|林松嫣
受訪對象|財團法人天主教善牧社會福利基金會
     台北市小羊之家-目睹暴力兒童服務中心主任 許瑋倫
話焦點
人氣(36)
為降低兒少因目睹家暴所受傷害,家庭暴力防治法於2015年2月4日修正時,將「目睹家暴兒少」納入保護範疇,明定各直轄市、縣(市)政府在受理家庭暴力通報案件時,應評估未成年子女是否有受暴或目睹家庭暴力情事,並視需要轉介相關輔導資源提供協助。
 
家庭功能失衡 目睹家暴兒少需關注
家庭應該是兒少最安心的避風港,應以愛與溫暖陪伴孩子長大、養成健全的價值觀。在發生家庭暴力的家庭中,除了被害人受到傷害之外,更多國內外研究也發現,共同生活的孩童也會受到影響。所謂的家庭暴力不單指身體的攻擊和傷害,只要任何讓人感到威脅和控制的行動,都是暴力的型式,包括肢體、言語、心理、經濟控制、人際關係孤立、衝突,甚至性侵害等。

所謂的「目睹家庭暴力」,係指看見或直接聽聞家庭暴力,這些孩童長期生活在家暴環境中,即便不是直接的被害者,仍會觀察、學習父母的行為模式,對暴力產生錯誤認知,同時也會帶給孩童心理及情緒困擾,對孩童身心發展、人際關係、親密關係,甚至人生觀帶來長遠的負面影響。

社工守護 陪伴兒少走上復原之路
由於目睹家庭暴力不像肢體暴力有明顯的傷痕,常會成為隱形的受害者。國內目睹家暴兒少服務最早緣起於婚暴婦女的庇護所與社區服務方案,當社工人員服務受暴婦女時,發現兒少在家庭暴力環境中所受的影響及創傷同樣需要被協助,便開始與目睹家暴兒少工作,透過增強目睹家暴兒少的保護因子與相關支持系統,減緩目睹家暴對兒少造成的負面影響。

財團法人天主教善牧社會福利基金會長年致力於受暴婦女庇護安置與目睹家庭暴力兒少創傷輔導工作,並於2001年成立全臺灣第一所目睹暴力兒少服務機構「小羊之家」,陪伴這些孩子度過生命中的黑暗時刻,協助他們走上復原的旅程。

臺北市小羊之家-目睹暴力兒童服務中心主任許瑋倫表示,目睹家暴兒少非屬責任通報範疇,當專業人員收到家暴案件通報時,經社工與被害人接觸,如果被害人在這過程中表現防衛或認為不需要,常會影響社工和這些兒少的接觸。
目睹家暴事件 對孩子的傷害難以量化
當家庭暴力發生,在其中的孩童因為目睹暴力事件、或是長期處在驚恐環境,因為無法從照顧者身上獲得的穩定感和安全感,心理多會受到影響。

目睹家暴可能使兒少在認知、情緒、學校與社會適應及行為上產生短期或長期的影響,並視兒少的性別、年齡、個人特質與能力、目睹家暴的嚴重程度與頻率、親子關係品質、支持系統等因素而定,並非所有的兒少都會在目睹家暴後立即出現具體明顯的改變或行為反應,但持續累積的壓力沒有宣洩出口,長期仍會對其人格、人際關係、親密關係造成長遠性的傷害。

許瑋倫指出,不同年齡兒少遇到創傷事件之後的反應也不同,有些學齡前的小小孩可能會變得非常安靜或焦慮、過度警覺跟過度反應,只要一個關門聲就可以驚嚇到他們,而且非常難以安撫;再大一點,可能在遊戲時會有攻擊行為,或是沒有辦法適當的表達自己的情緒,有些小孩甚至會因為壓力大而睡眠品質出現狀況、免疫力下降,容易過敏、生病等情況。到了學齡期,可能會有課堂上容易坐不住、情緒暴躁、學習能力下降,甚至開始因為把暴力行為合理化,可能會不自覺的摳弄手指到破皮,且隨著身體發育成長,他們會開始利用暴力作為抗衡或是控制他人的工具;目睹家暴時間愈長,影響愈大;目睹的暴力狀況愈嚴重,受害愈深。

「對於大一點的孩子,有一些創傷量表可以讓他們勾選,看看他們是否有出現這些狀況。」許瑋倫坦言,有些小朋友遇到暴力的狀況可能會跟常人想像的不同,例如有些小孩面對暴力時會愣住或僵直,但也有小孩會靜靜的露出微笑站在一旁,所以社工必需要跟孩子的家長討論、核對,才能對這些孩子提供適切的協助。
如果能即時對目睹家暴兒少提供正向的支持與保護,讓孩子瞭解家暴問題不是他們的錯,便有機會協助他們復原,度過目睹家暴的危機,扭轉生命的逆境。
協助目睹家暴兒少 跨領域動員支持
當發現這些目睹家暴兒少之後,又是該如何介入?許瑋倫表示,如果主要照顧者功能佳或是支持系統佳,比較能降低孩子的受害程度;如果家庭中的大人們都還在暴力事件的混亂中,無暇顧及孩子時,就需要社工或相關單位來協助。

為了讓外界可以聽到這些孩子的需要,許瑋倫表示,近年來小羊之家積極扮演倡議的角色,希望大家不要忽略了這種精神壓力,「雖然這群孩子身上沒有傷,但不要忽略目睹家暴對孩子的影響」,要協助他們在這情況下好好的、妥善地被照顧到,並透過政府與相關資源協助家庭重新恢復正常功能;包括教育、社政、警政、醫療衛生等單位都是重要的網絡夥伴。
當家暴案件被通報時,警察往往在第一線與被害人有最直接的接觸,同時也成為孩子心中一個安全及保護的形象,因此警察在目睹家暴兒童處遇扮演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

「其實學校老師是除了家人以外,與兒少接觸最久的人,這也是為什麼最常第一時間發現和提供幫忙的人,往往是學校的老師們。」許瑋倫指出,老師在學校中,可以發現孩童可能出席情況不佳、精神狀態痿靡、遲交作業等,當發現學生是目睹暴力兒少時,老師可以給予情緒支持、同理接納與安全提示並鼓勵對外求助等,提供目睹家暴兒少正確的暴力認知,建立自信及自尊,協助兒少與同儕的相處,以及有機會用正確態度面對日常生活挫折。

許瑋倫說,目睹家暴兒少身心復原需費時的時間不一,在復原路上,除社工外,希望透過各方力量陪伴兒少適應外在環境變動所帶來的影響,例如父母一方離家、居住環境變動、轉學、需要出庭作證等都會影響到兒少。這些年來,她看到那些曾來求助的孩子在服務、陪伴後重新綻放笑容,並在往後的人生路途上遇到困難時,都會記得這個曾經且永遠的避風港,顯見目睹家暴兒少網絡工作及服務的價值與意義。


了解更多
SEE MORE目睹兒復原計畫
目睹兒復原計畫問卷檢測量表